为你推荐

她时代   » 新闻 

Marc Jacobs 从垃圾摇滚风格时装到进入路易·威登

2018年06月19日 23:39 浏览量:7841 来源:她时代

上周一晚,时尚圈的大佬们齐聚布鲁克林博物馆,出席有着时尚界奥斯卡之称的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简称 CFDA)大奖年度颁奖典礼。

上周一晚,时尚圈的大佬们齐聚布鲁克林博物馆,出席有着时尚界奥斯卡之称的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简称 CFDA)大奖年度颁奖典礼。一个熟悉的人物将再次收获众人的祝贺,这个人正是 Marc Jacobs。从 2013 年起,他每年都会拿下年度女装设计师的提名,并在 2016 年成功捧得奖杯。2011 年,他还获得了 CFDA 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Jacobs 获奖无数,每年还作为时尚界创意最为成功的设计师之一出席颁奖盛典。对于深入研究过去几年中他职业生涯发展轨迹的人来说,这个现象不禁令人感到一丝困惑。

曾几何时,Jacobs 将市中心的时尚态度和高级住宅区的魅力诱惑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都市女性时尚风格,成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和薇诺娜·瑞德(Winona Ryder)等名流将这种新都市女性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她们不仅身穿雅各布设计的服装(手提在 2000 年左右大火的“必备手袋”["it" bag]),更是化身雅各布的女神,和他一起出席各种活动,成为红毯上亮眼的明星。

如今,人们认为 Jacobs 逐渐迷失了自我。随着公司高层的人事变动和职业生涯的动荡不安,作为设计师的 Jacobs 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理解消费者的需求。最终,他设计出的服装和配饰不再拥有引人注目的亮点,无法像亚历山大·王(Alexander Wang)和约瑟夫·奥图扎拉(Joseph Altuzarra)等年轻同行的作品一样让消费者感到兴奋。 

2017 年 1 月,在与投资者召开财报电话会议期间,LVMH 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回应了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商业环境的问题。除此之外,这位在时尚界有着举足轻重地位公司的掌舵人还说:“相比于美国总统而言,我更担心 Marc Jacobs 品牌的发展。”同年晚些时候,LVMH 集团首席财务官让-雅克·吉约尼(Jean-Jacques Guiony)称 Marc Jacobs 品牌业务“可能是集团内少数几个业绩不良的部门之一”。不久之后,LVMH 集团就以削减成本为由关闭了 Marc Jacobs 品牌旗下的小号男装业务。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法国巴黎银行旗下 Exane BNP Paribas 的奢侈品研究部门主管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估计,Marc Jacobs 品牌过去几年中每年亏损超过6100万美元。同期之内,营收数据也一直止步不前。

2015 年,Marc Jacobs 品牌宣布旗下颇受欢迎的廉价副品牌 Marc by Marc Jacobs 退出市场。从现在的视角来看,此举已经能揭示出很多东西。消息公布后,很多时尚界的圈内人士都迷惑不已。因为就在两年前,Marc by Marc Jacobs 还高调将备受赞誉的英国设计师卢埃拉·巴特利(Luella Bartley)和凯蒂·希利尔(Katie Hillier)招致麾下,旨在对这个现代品牌进行一番改进提升。时尚网站 Refinery29 在 Marc by Marc Jacobs 退出市场消息公之于众后遗憾地表示:“上周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感到有点心碎和伤感。”

过去几年里,Marc Jacobs 品牌在欧洲和纽约关闭了很多店面。因为 Jacobs 的同名品牌开设了太多店铺,他们甚至批量关闭位于日渐萧条巴勒克街(Bleecker Street)上名为 MarcLand 的旗舰店。如今,这个最为经典的纽约时尚品牌在纽约市没有开设任何旗舰店,只剩下一家规模一般的精品店还在 SoHo 区运营。巴勒克街上,唯一仅存的 Marc Jacobs 店面——Bookmarc 如今已经开始销售书籍和品牌小饰品。

关店风波纵然令人担忧,但 Marc Jacobs 内部的混乱骚动却更加使人不安。除了设计师巴特利和希利尔的出走和解雇大部分欧洲分公司雇员之外,被人们普遍视为促成 Jacobs 崛起“推动力”的罗伯特·达菲(Robert Duffy)也宣布离开。1983 年,达菲和刚刚毕业的 Jacobs 在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毕业晚宴上初次相遇。那时,已经在 Reuben Thomas 公司担任高管的年轻达菲正在寻找新的青年才俊。达菲在 2012 年接受《Port》杂志访问时回忆说:“晚宴次日我就给设计学院打电话,让他们安排我与 Jacobs 接触。Jacobs 给我打来电话,我们约好当天共进午餐。期间我们聊的很愉快,商定好了很多东西。第二天,他就来公司上班了。” 

此后三十年里,达菲既是 Jacobs 的商业合作伙伴,也是不知疲倦的拥护者。1997 年,他通过精心运作成功让 LVMH 集团对 Marc Jacobs 品牌进行投资。但是到了 2015 年,达菲宣布辞职,不再在 Marc Jacobs 品牌担任任何职务。目前依旧在 Marc Jacobs 品牌董事会任职的达菲代理人表示,达菲已经出国,无法给出任何评论和表态。

新的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苏尔(Sebastian Suhl)走马上任后,决定将公司旗下的现代品牌和成衣系列整合在一个品牌之下。但是掌权后不到三年,苏尔就在去年被 Kenzo 的前任首席执行官埃里克·马歇尔(Eric Marechalle)所代替。公司发言人表示,Jacobs 和马歇尔都拒绝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请求。

今年一月,Marc Jacobs 品牌引入 Baja East 设计师约翰·塔尔贡(John Targon),希望促进旗下现代廉价产品线的发展。但是入职两个月后,塔尔贡就被解雇。公司在宣布塔尔贡离职的声明中写道:“约翰·塔尔贡是一位才华出众的设计师,我们感谢他任职期间做出的贡献。然而,我们最终发现与塔尔贡的合作无法推动品牌发展。我们祝他好运。”

罗恩·弗莱士(Ron Frasch)带着对 Jacobs 的钦佩和仰慕踏上时尚设计道路。但和很多人一样,他也被公司最近的种种举动——比如裁撤副品牌 Marc by Marc Jacobs——弄得迷惑不已。

 此前担任过 Bergdorf Goodman 首席执行官和 Saks Fifth Avenue 董事长的弗莱士如今在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Castanea Partners 旗下的奢侈品服装部门工作。他说:“Marc by Marc Jacobs 一直是 Marc Jacobs 品牌的主要收入来源。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裁撤这个副品牌。对于消费者而言,此举无疑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LVMH 集团的所有高管集体拒绝接受采访,但他们在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写道:“Marc Jacobs International 公司目前正在转型,我们看到了非常令人欣喜的进展。可以确定的是,艰难抉择带来的收益有助于精简人员,帮助公司达到最佳状态。”

LVMH 集团还表示:“年初至今,我们在零售商和消费者层面看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Marc Jacobs 公司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改善和进步。他们需要继续保持专注,同时确保自己向着正确的发展方向努力。”

从垃圾摇滚风格时装到进入路易·威登

从 1992 年为 Perry Ellis 设计垃圾摇滚系列时装并引发业界两极分化评价(此后不久便遭到解雇)开始,二十多年时间里,Marc Jacobs 一直被视为目前同代美国设计师中最令人兴奋和最才华横溢的一位。大家普遍认为,他就是卡尔文(Calvin,CK 品牌创始人——译注)、唐纳(Donna,唐纳·卡兰品牌创始人——译注)和拉夫(Ralph,拉夫·劳伦品牌创始人——译注)唯一且真正的接班人。

1997 年,依靠自己的同名品牌收获了大量赞誉(然而利润并不可观)的 Jacobs 进入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开始担任创意总监。他帮助这家法国箱包制造商转型成为全面涉足时尚领域的行业巨头,打造多场轰动一时的T台走秀,还将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等合作伙伴招致麾下。经过他的努力,路易·威登的业务扩张至原来的四倍。与此同时,他与达菲凭借 LVMH 集团的支持成功实现 Marc Jacobs 品牌的全球化扩张。据估算,品牌在 2006 年的销售额达到 3 亿美元。另外他们还在全球各地攻城拔寨,在高档商业区内开设大量新店。从巴黎到东京,Marc Jacobs 专卖店无处不在。

弗莱士说:“他们创造了令人兴奋的时尚产品。他们不是照本宣科,以公式般死板的手法推出产品,而是每个季度都拿出全新的设计。Marc Jacobs 与其他品牌不同,充满创造力和新意。”

都密切关注着 Jacobs,希望能在他的设计中找到令自己震惊的时代精神。他也不负众望,每个季度都推出只有站票但却如同摇滚演唱会一般备受欢迎的 T 台走秀。

当个人设计理念与时代追求不谋而合时,时装设计师自然就会变得炙手可热。32 岁的阿曼达·马尔(Amanda Mull)是 PurseBlog 网站的总编。Jacobs 风靡天下时,她还在大学读书。她记得自己为了买到 Jacobs 售价 1300 美元的史丹包而攒了很久的钱。这款手提袋以超模杰西卡·史丹(Jessica Stam)的名字命名,由奢华的缝合皮革和链环式背带制成,是一款新颖且极具辨识度的设计。

马尔说:“Jacobs 当年设计的时装成功融入了一些朋克摇滚的元素,但依旧显得非常奢华。对于不是典型时尚女孩的姑娘和想要打扮的有点颠覆性的姑娘而言,他的设计充满吸引力。”

作为一个年轻的时尚潮人,一个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专业创意人士,马尔应该是 Marc Jacobs 的目标消费群体。但她却想不起自己上一次购买的 Marc Jacobs 服装长什么样子,也说不出如今该品牌究竟代表着什么样的设计风格。

马尔表示:“曾经何时,很多东西都表明 Jacobs 自有品牌的设计理念是体现女性温柔气质。但是现在,我却不知道这个品牌的服装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他们的设计师有点太过关注同时代设计元素,好像一直试图要搞清楚什么潮流有助于品牌发展。”

当然,Jacobs 一直在上层社会中有着许多忠实的粉丝和朋友。用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的话说,他是“一位非常非常伟大的设计师”。同样,Jacobs 也能在红毯上吸引众人目光:今年陪他一起参加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 Gala)的是加奈尔·梦奈(Janelle Monáe),2015 年他的女伴则是雪儿(Cher)。但是一路走来,Jacobs 的事业似乎出现了不少问题。

2008 年,《纽约客》杂志称他是“戴着眼镜且沉默寡言的笨蛋”。如今,他却变成了“肌肉发达、皮肤黝黑闪亮的壮汉”。这种戏剧性的外观转变似乎预示着一个并不受所有粉丝欢迎的新时代的到来。2011 年,Jezebel 网站写手詹娜·索尔斯(Jenna Sauers)对《纽约时报》表示,她很怀念“曾经”的 Jacobs。索尔斯说:“以前,他身上有一种非常讨人喜欢的气质。他有点傻,但你就是喜欢他的设计。我非常喜欢当年 Marc Jacobs 品牌出产的服装。”

Jacobs 对这种批评感到愤怒。他在文章中回应说:“如果我的忧愁和苦恼创造出不安全感,而人们怀念那种感觉,那我只能说抱歉。但我还是我,只是变得比以前更强大,更积极。”

Jacobs 曾经做出过很多古怪的举动,比如宣称自己因为因滥用毒品和酗酒而进过康复中心,与公开自己与退役色情明星的恋情,意外将自己的裸照发在 Instagram 上。这些历史不断引发人们担忧,让大家怀疑他是否具备领导运营一家大型企业的能力。质疑声一直存在,从来没有消散。(不过,现年 55 岁的Jacobs最终还是决定安顿下来:今年四月,他在一家 Chipotle 快餐店向未婚夫查尔·德弗朗西斯科[Char Defrancesco]求婚的消息迅速登上各大媒体头条。)

2014 年,在路易·威登设计总监岗位任职 16 年的 Jacobs 宣布离职。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使得他能够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计划 IPO 的自有品牌身上。

当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路易·威登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暗示说此次离职更多是因为 Jacobs 本人的意愿,而非公司的安排。他说,Marc Jacobs 品牌没有得到 Jacobs “足够的关注”。

在抱怨 Jacobs 喜欢在最后关头做出改变,用混乱且开销巨大的方式举办时装设计展(“时装展开始前几天,他还会彻底改变想法,因为他觉得又不是立即就要举办活动,还有时间做出调整。”)的同时,伯克还赞扬了 Jacobs 的继任者,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尼古拉斯就不会这样做。”

Marc Jacobs 品牌的 IPO 进展如何?自从提出这个计划后,各界很少再公开提及这一方案。目前,品牌遭遇的麻烦更是对 IPO 造成了巨大阻碍。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很难成功上市。

魔力不再

Jacobs 面临的麻烦也蔓延到创意设计领域。多年以来,他似乎一直都精准地把握着消费者的需求。但就在突然之间,他好像又失去了往日的魔力。

有的人将他在创意领域的受挫归因于达菲的离开。达菲不仅是 Jacobs 的商业合作伙伴,更是确保 Jacobs 步入正轨和按照既有方案前进的幕后军师。时装设计展开始前几周,他就待在 Jacobs 身边,提供各种建议和帮助。其他人则认为,Marc Jacobs 品牌一直缺少一位厉害的创意总监,缺少一个能将 Jacobs 的设计理念真切传递给设计团队的“翻译官”。早年间,威尼西亚·斯科特(Venetia Scott)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她在 Marc by Marc Jacobs 全盛的早期负责该副品牌的运营工作。但是,她在 2015 年离开了公司。

Jacobs 本人似乎不再对传播现代文化充满兴趣。2015 年接受《Vogue》杂志英国分社采访时,他表示:“社交媒体让我震惊不已。我不理解这种东西,也没有兴趣了解它。”但是此后不久,他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的性感自拍。在最近的设计作品和媒体采访中,我们发现他似乎喜欢充满深情地回忆往事。

去年,在与上世纪 80 年代嘻哈音乐传奇人物 Biz Markie 和 Salt-N-Pepa 等人一起为美国时尚杂志《In Style》拍摄照片时,Jacobs 表示他觉得自己“无法理解如今的世界”。对于一名掌管国际品牌的时装设计师而言,这样的表态实在令人吃惊。

Jacobs 的时装设计展依旧备受期待。人们会去现场向这位天才致敬,希望像以往多年一样看到新颖而亮眼的作品。但是,他的设计展也流露出一丝让人感到心酸的气息:展出服装与市场销售情况脱节。实际上,这些衣服很少出现在 Marc Jacobs 的在线购物网站上。今年二月,最新一场 Jacobs 时装设计展在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Park Avenue Armory)内举办。因为缺乏足够数量的成品,外加上现场采用阴郁沮丧巴洛克音乐,整个现场更显得荒凉空旷(一共只摆放了两长排折叠椅)。凯茜·霍伦(Cathy Horyn)在 The Cut 网站上对设计展进行了评论,称现场情况让人想起“奢华的葬礼”。《纽约时报》的首席时尚评论家凡妮莎·弗里德曼(Vanessa Friedman)则表示:“Jacobs 是伟大的天才。可即便如此,也不足以掩盖设计展的失败。”

与此同时,其他人开始抢占 Jacobs 曾经所向披靡的创意设计和商业领域。那些精通社交网络的设计师——亚历山大·王、Gucci 的亚历桑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以及 Supreme 等街头服饰品牌都已站稳脚跟,用产品向世人证明自己理解并把握着当下的时尚潮流。Supreme 专卖店门外蜿蜒的排队人群让我们想起年轻女性为了购买售价 5 美元的心形粉饼盒,在 Marc Jacobs 店外排起长龙的场景。

巴黎世家(Balenciaga)、罗意威(Loewe)、奥图扎拉(Altuzarra)、普罗恩萨·施罗(Proenza Schouler)、纪梵希(Givenchy)和曼苏丽尔(Mansur Gavriel)等品牌也在拥挤度更高、竞争性更强、零售环境更差的市场中与 Marc Jacobs 展开激烈争夺。

奢侈品投资人弗莱士说:“这就像一场海啸。15 年前无人问津的品牌如今炙手可热。三、四年之前,Gucci 还在不停地关店。他们做出了重大、大胆且冒险的决定。这就是如今消费者所需要的东西——新鲜感。”

现在说他出局还为时过早?

但是无论如何,转变已然发生。虽然 Jacobs 继续设计着奢侈成衣,也得到了 CFDA 的认可,Marc Jacobs 已不再被消费者视为奢侈品品牌。它更像是与 Coach 和 Kate Spade 相同的现代品牌。也许最能证明这种转变的证据早已浮现眼前:如今,极具影响力的巴尼百货纽约店(Barneys New York)已经不再销售 Marc Jacobs 的手提包。

零售科技公司 EDITED 的研究表明,Marc Jacobs 在线购物网站上当季新品平均的价格已经从 2015 年的接近 700 美元跌落到 2017 年的 350 美元左右。降价策略促进了销量的增长。索尔卡表示,Marc Jacobs 的财务情况即便不能出现巨大转变,应该也可以得到稳定和缓解。

Marc Jacobs 公司也推出新的畅销手提包——有着彩色相机背带的 Snapshot,售价 295 美元。化妆品品牌 Marc Jacobs Beauty 在丝芙兰(Sephora)的店铺里进行了大力推广,销量稳步增长,很受年轻女性的欢迎。Lady Gaga 在 2018 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Grammys)上就使用了 Marc Jacobs Beauty 的化妆品,烟熏眼妆收获的关注不比她在现场的演出效果少。(据悉,Marc Jacobs 公司与其他公司签订了 Marc Jacobs Beauty 系列产品的专利权使用协议,因此他们无需支付生产成本便可以收获特许权使用费。)

但是,从奢侈品向其他方向的转型还让消费者倍感疑惑。长期以来一直支持 Marc Jacobs 的消费者认为,这个与设计师同名的品牌已经出现贬值。 

问及 Jacobs 能否重新早年的辉煌和成功时,弗莱士的回答非常小心谨慎:“这很难。肯定比他当年赢得成功要难。这取决于品牌的发展,取决于 LVMH 集团的决策和对未来的规划。”(虽然 LVMH 集团凭借力挺表现不佳品牌,期待他们能彻底翻身而闻名于世,但其他该集团旗下的美国时尚品牌却始终影响着他们的营收情况。2016 年,LVMH 集团就将唐纳·卡兰品牌转卖出手。)

CFDA 前任执行理事弗恩·玛丽斯(Fern Mallis)如今在时尚界担任顾问。她点出了很多人对 Jacobs 信任的原因:虽然最近步履维艰,但是“他是一个你永远不能小瞧和忽视的人”。

她说,Jacobs 的确是才高八斗。“他是个敢于冒险的家伙,不在乎一切。这很厉害。” 

标签: Marc Jacobs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prev next
Copyright © 2006-2018 Smartsh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1336号-1